SMIC関連ニュース

Tzu-Yin Chiu: SMIC narrows the gap between Chinese and Global Foundries (Chinese Version)

25 Aug 2015



2015-08-24中國電子報




貢獻:15年與中國半導體產業共成長

胡春民:從成立至今已歷15週年,中芯國際對中國半導體產業的成長起到了正面的促進作用。你能否對中芯國際所做工作進行一個簡要的總結。

邱慈雲:
現今為止,中芯國際已經成立15年了,從創建之初缺乏物資,以業界驚嘆的速度辦廠投入運營,到中間從波折中走出,步入穩步發展、不斷壯大的階段,這其中有許多值得書寫的地方。值此之際,我想先要感謝一下中芯國際過去的幾代企業領導。正是他們所做的卓有成效的工作,奠定了現今中芯國際快速發展的基礎。

如果要對中芯國際的工作進行一個簡要概括:我想首先就是中芯國際的建成與發展極大促進了中國晶圓製造工藝技術提高,縮小了與世界先進工藝技術的差距。迄今為止,中芯國際已經引入​​了6 代工藝技術,分別是0.18um、0.13um、90nm、65/55nm、40nm 以及28nm。中芯國際成立之初,中國大陸的製造工藝仍在1 微米到0.8 微米之間,而中芯國際投入之始就是0.18 微米工藝,將工藝節點一下子提前了幾個世代。現在,我們還是中國大陸首個能夠提供28nm PS 和HKMG 先進製程技術,為海外及國內客戶提供完整的28nm 製程服務的純晶圓代工企業。中芯國際在28nm 方面能夠提供完整的產業鏈,涵蓋技術研發、設計服務和IP、光罩製造、晶圓製造、測試、凸塊加工,以及與OSAT 夥伴合作提供的後段服務。此外,對於更先進的14 納米工藝製程,我們也一直在持續開發和FinFET 晶體管驗證。

其次是全面支持國內集成電路設計公司(fabless)的發展,與他們協手共同壯大。中國IC設計業能夠取得現今的良好成績,中芯國際也在其中有著貢獻。

再次是帶動了產業鏈上下游的技術發展。中芯國際大力扶持上下游企業,發揮產業聚集效應。以上游設備業為例,中芯國際倡導使用國內廠商的設備,隨著我們的工藝不斷演進,設備廠的技術能力也得到了提高。

最後是與國內主流微電子領域的高等院校、研究所進行產學研上的密切合作,在技術上、器件物理等方面,都有密切的配合,建立了先進工藝技術研發平台,為國內半導體進一步發展打下基礎。

伴隨產業成長的同時,中芯國際也獲得良好回報。截止到今年第二季度,中芯國際已經連續13 個季度盈利,且第二季度的銷售額、毛利率、產能利用率等營業指標都創歷史新高。相比整個業界氣候,isuppli 和Garnter 等分析機構都調低了今年半導體營收的預測數據,其他行業巨頭第二季度業績下滑,而中芯國際第二季度逆勢增長7.2%。中芯國際第二季度的營業收入中,來自國內客戶的訂單量,占到51.1%,表明中芯國際技術服務從成熟工藝到先進工藝已經逐漸生根於國內設計業者,也保證了中芯國際的業績得以穩步攀升,持續盈利。

胡春民:中芯國際除了對行業發展形成帶動作用外,對促進地方經濟發展都做了哪些工作?

邱慈雲:
是的。目前,中芯國際在北京、上海、天津、深圳都設有工廠,現有員工超過11000人,這對地方經濟本身就是一個重大的支持。同時,還可以帶動包括芯片設計、高端設備在內的大量高端人才湧入。以上海張江為例,最初這裡只是一個小鎮,現在已經成長為繁榮的高科技城市。

此外,中芯國際也在盡力承擔企業的社會責任。我們連續四年被列入香港恆生可持續發展企業基準指數,入選企業必須在環境保護、社會責任和公司治理方面有高水準的表現;連續兩年獲得香港《鏡報》授予的傑出企業社會責任獎。

胡春民:你對中芯國際下一個15年有何期許?發展重點是什麼?

邱慈雲:
集成電路是信息技術產業的核心。中芯國際的15年是中國大陸半導體業發展的縮影,它現在取得的成績和目前所面對的機遇也和產業的發展密不可分。隨著去年《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以下簡稱《推進綱要》)的推出、“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基金”(以下簡稱“大基金”)的啟動以及今年地方基金相繼成立,整個政策、投資環境不斷向好。根據(《中國電子報》)發布的《集成電路產業發展白皮書(2015)》,預計2015 年起未來5年成為基金密集投資期,撬動萬億規模社會資金進入到集成電路領域,從而帶動行業資本活躍流動。我希望中芯國際能夠抓住這個特殊的歷史機遇,持續盈利,進一步壯大。

從中芯國際現在進行的幾項大的投資中可以看出下一步的發展方向:一是北京廠二期12 英寸厂28 納米工藝量產,這代表著中芯國際在先進工藝上的雄心;二是深圳8 英寸厂的量產,這代表著中芯國際對成熟工藝的訴求。

固然有許多客戶對先進工藝擁有需求,但是同時也應當看到,過去幾年里中芯國際的8 英寸厂產能利用率超過了100%,所以這兩個方面我們都需要重點發展,“兩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

當然,我們的發展戰略是根據客戶需求而展開的。我們認為既然中芯國際地處中國大陸,這裡有著非常豐富的人才資源和多樣化的市場需求,因而有能力把這兩個方面全都做好。企業文化是企業發展之魂,我們在今年年初制定了新的企業文化,未來我希望我們能把誠信、客戶服務、質量、創新、執行、團隊的價值觀落到實處,努力成為國際一流的集成電路製造企業。

優勢:技術進步與保持財務合理回報兼顧

胡春民:剛才你提到了28納米的量產,現在進展情況怎樣?

邱慈雲:
前不久我們剛宣布28納米工藝製程的高通驍龍410處理器已經成功應用於主流智能手機,這是28 納米核心芯片實現商業化應用的重要一步,實現了先進手機核心芯片中國製造零的突破。因此,今年第四季度我們會有來自28nm 的營收,未來公司28nm 的營收會穩步增長。中芯國際在北京廠二期規劃了3.5 萬片/月12 英寸晶圓的產能,預計3 年左右能夠達產。

胡春民:28納米固然是一個關鍵節點,但國際上最先進的工藝節點已經發展到了14納米。英特爾、三星、格羅方德等已開始量產。中芯國際在14納米上有何發展計劃?

邱慈雲:
我們已經看到FinFET的應用是非常廣泛的,現在已經率先在高端手機和高端通信系統上得到應用。對於更先進的14 納米工藝製程,我們一直在持續開發和做FinFET 晶體管驗證。中芯國際在14 納米FinFET 專利擁有數量已達全球十強,在中國處於領先地位。今年6 月我們與國內外上下游頂尖企業、研究院成立了新技術研發公司,這是中國最先進的集成電路研發平台,致力於開發14 納米及以下量產技術。中芯國際不會在先進技術上缺席。

胡春民:現在三星已經量產14納米,台積電的16納米也將量產,與它們相比,中芯國際的競爭優勢體現在哪些方面?

邱慈雲:
如果從最先進的製程上講,有一些企業比中芯國際更領先,但是從財務的回報上講,中芯國際的表現還是非常優異的。對一家企業來說,必須要在保持技術進步的同時,保持合理的回報。

至於競爭優勢。過去,誰掌握了最先進的技術,對市場就有較強的定價權,獲取最高的利潤率,這鞭策許多半導體企業在長達半個世紀時間中追趕先進製程,但這個市場跑得最快不一定就是贏家,一方面隨著工藝的不斷發展,製程越來越接近半導體物理極限,再加上資本投入和研發成本耗資巨大,摩爾定律可能也會面臨“天花板”;另一方面我們也應當看到還有許多市場應用,包括眼下正蓬勃興起的物聯網市場,對於先進工藝的需求並不是那麼高,但對於低功耗卻有甚高的需求。特別是中國大陸的市場是非常廣闊的,不僅有28 納米和14納米需求,還有著非常多樣的成熟工藝與特殊工藝需求。中芯國際除了繼續擴大研發力度,追趕最先進工藝,同時在成熟工藝上也會加大力度做好二次開發,做好差異化,讓我們客戶獲得最大的價值。

胡春民:中芯國際也在推出存儲器領域的代工服務,在存儲產業上的發展計劃是什麼?

邱慈雲:
外界有關於中芯國際會大量投資於存儲領域的猜測。這裡需要澄清一下,這方面現在還不是我們主要考慮的方向。中芯國際持續保持著對存儲芯片的研發,從90 納米、65 納米的NOR,到38 納米的NAND。但是這些都是小容量的存儲器,採用特殊工藝。目前,中芯國際還不會進入通用大容量存儲器市場。

胡春民:剛才我們參觀了中芯國際的專利牆,十分驚人,也體現出公司技術上的​​實力。請問中芯國際在技術研發上還有哪些規劃?

邱慈雲:
中芯國際以前在技術研發上執行的策略是量產一代工藝的同時,對下一個技術節點進行技術研發。這個策略的缺點是推進步驟相對較慢。現在我們做出調整,同時進行多個節點的技術研發,這樣可以加快技術進步的步伐,縮短與競爭對手的差距。當然,這樣一來我們在研發上的投入以及對人才的需求都會增加,相應也會帶來更大的挑戰。

此外,半導體技術步入20 納米節點之後,技術開發難度和資本投入都大幅度增加。如何整合國內外各方優質資源,提高研發效率和加速工藝演進,需要給予更多關注。

去年我們成立的“集成電路先導技術研究所”前期以大學院校為主,旨在整合國內IC 產業鏈,努力打破我國IC 研發資源分散、自主創新能力缺乏的局面,打造一個能聯動設備廠商、材料供應商、代工廠、設計公司及科研機構的公共平台,並以此為依託加強與國際交流合作,促進我國IC 產業發展。

今年6 月成立的中芯國際新技術研發公司則以量產技術為目標,前期就引入國際領先的產業鏈上的合作夥伴,如imec,它在幾年前已經完成14 納米的研發技術,高通、華為都是世界領先的設計公司,在產品的設計需求上有豐富的經驗,有了它們的加入,使我們能加快發展先進工藝,也能使產品更好、更快地為我們的客戶所用。

中國:具備做好半導體產業基本要素

胡春民:對比歐美日半導體業的發展路徑,你對中國半導體產業發展前景如何判斷?

邱慈雲:
我一直認為中國大陸有著非常良好的發展半導體產業的潛力。半導體業的發展在許多方面是共通的。首先,它需要市場。哪裡有需求,產業就會在哪裡生根。當今,全球大量電子信息企業落地中國,為半導體業造就了龐大的應用市場,必然給中國半導體業的發展帶來大量機會。

其次,中國有實力較強的系統廠商。它們擁有品牌影響力和系統集成能力,對市場的掌控力更強,在行業內有著更強的話語權,這就可以給中國的半導體企業(特別是設計公司)以大量的機會,對中芯國際這樣的代工廠也是有利的。而同時具備這兩點要素的地區,目前來看只有美國和中國大陸,其他地區往往只具備其中之一,比如台灣地區,就缺乏強大的系統廠商。所以,我認為未來中國半導體產業有著光明的發展前景。

胡春民:在這種情況下,你對中國半導體從業人員有什麼建議呢?

邱慈雲:
從中芯國際的發展經驗可以看出,中國半導體業的研發團隊有能力依靠自己的力量突破先進世代的技術難點,同時在成熟工藝的二次開發上又能閃現出許多創新。這說明中國的研發團隊具有世界一流的水平。所以我認為中國的技術人員,要有勇氣,勇於挑戰新技術,做出新嘗試。

胡春民:國家對半導體業的重視程度不斷加強,無論是《推進綱要》的出台,還是大基金的設立,都體現了這一點。作為從業多年的企業家,你對國家政策的這一走向如何看待?

邱慈雲:
我們非常歡迎《推進綱要》的出台與“大基金”的設立。最明顯的一點是它們讓資本市場重新燃起了對半導體行業的重視與認可。這與3~5 年以前的情況是完全不同的。而有了資金的投入,半導體行業上下游的發展機會就會出現。

胡春民:也有人說,大量資金帶來的後果是國內半導體產業出現了太多的泡沫,應如何避免這種現象的出現?

邱慈雲:
大基金設立的原則之一就是引入專業的基金管理團隊,讓有經驗的基金管理人才掌握基金的運作。這種作法對於基金在管理機制上的形成並且執行市場化規範十分有利,可以進行理性的投資,規避風險。產業與金融的良好結合,可以對推動產業發展起到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

胡春民:現今,中國半導體廠的海外併購也很多,對這一現像有何看法?

邱慈雲:
國內政府對半導體產業的重視和政策扶持,使得產業內的資本流動更加活躍。中國半導體廠能走出國內,將目光投向海外,並順利完成兼併,也說明中國自身實力的增強。中國半導體廠商進行海外併購有很多益處:首先,通過併購可以獲得對方先進的技術、專利或其他知識產權,甚至包括技術人員,降低研發新產品、新工藝製程的成本,縮短研發週期,拉近和世界先進水平的差距;其次,通過兼併也能擴大企業的經營規模、提升行業地位和擴大市場佔有率,發揮規模效應;最後,通過併購一些國際知名品牌,可迅速擴大本土品牌影響力,為進一步打開國際市場打下基礎。去年12 月,位於全球封裝企業第十位的長電科技與國家產業基金和中芯國際全資子公司以蛇吞象的方式併購全球第四大封裝企業星朋金科,收入規模衝擊全球前三,技術水平也得到迅速提升。

當然,企業進行海外併購的時候還要注意併購後的管理、消化、吸收,以及規避風險。這些都需要花費時間去摸索。

胡春民:中芯國際是否也有併購的打算?

邱慈雲:
兼併重組是公司快速發展的重要機會。比如去年中芯國際深圳廠的建成就得益於海外舊設備的收購。當然,購買舊設備只是一個方面,直接進行企業併購也是重要方式。有機會的話,我們也會進行嘗試。

未來:晶圓代工增長率將高於行業水平

胡春民:在半導體行業整體贏利不佳的情況下,中芯國際取得了相對亮麗的財報業績。你如何判斷未來幾年全球晶圓代工市場的變化?

邱慈雲:
從研究機構的分析數據和同行的財報中我們確實感受到了市場的成長速度在放緩,原因不一而足,比如終端產品需求減弱、庫存積壓、美元走強導致電子消費品市場價格波動等。但通過我們團隊的努力和堅持正確的市場策略,我們第二季度營運得不錯,對於第三季度我們也預期會有1%~3%的增長。

我相信晶圓代工業的表現仍將優於整個半導體行業的增長率。中芯國際背靠中國大陸龐大市場,這裡有著全球最蓬勃發展的半導體企業,我們有著本地化的優勢。只要中芯國際的代工服務能夠給客戶帶來價值,相信一定能夠保持目前這種贏利持續改善的發展態勢。

首先,我們以客戶為本,服務好每一個客戶,和他們共同成長,不少曾經是我們的小客戶現在已經發展壯大,成為我們銷售額的主要貢獻來源之一;其次,提供客戶所需要的豐富的技術種類組合;再次,增加新產品的流片數量;最後,保持高效的運營效率以增強企業獲利能力。

胡春民:未來3~5年半導體的產業熱點是什麼?

邱慈雲:
第一是智能手機市場,雖然目前它的成長速度慢下來了,可是以其現有市場體量來看,它仍是一個兵家必爭之地;第二,物聯網會逐漸發展起來;第三是醫療健康類電子設備;第四是汽車電子類產品。它們的發展將會帶動半導體的應用。中芯國際已經著手在這些領域進行佈局。

胡春民:今年以來,國際半導體大廠(主要是Fabless)併購整合加劇,對製造業特別是代工廠將有何影響?

邱慈雲:
隨著工藝製程要求的不斷提高,需要投入的資本也越來越多,為了追求更好的資本成長或繼續投資的規模,國際半導體大廠(主要指fabless)會進行併購,併購也能為他們帶來新技術、新客戶群體與新應用上的一些技術優勢以及財務上的相應回報。

這個趨勢的出現對代工廠來說,既是壓力也是動力。首先,我們的客戶大多是Fabless,他們的併購會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下游資源越來越集中,使得他們議價的能力增強,對我們的服務要求更高、更嚴格;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併購使得市面上存在的Fabless 數量減少,剩下的Fabless 將佔據更多的市場份額,對代工廠來說,贏得一個客戶就意味著贏得比原來更大的市場份額。其次,Fabless 通過併購所帶來的技術優勢也會促進代工廠的技術提升。此外,我們也看到許多新的設計企業出現。過去幾年,中芯國際幫助了許多新客戶快速成長起來。這也是為什麼中芯國際能在整體行業環境不好的情況下,依然保持較高利潤率的原因之一,我們從許多新興企業中獲得了發展的機會。